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尽欲望之海

无尽欲望之海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男人的欲望很奇特,在没有与妖精的破处经历之前,我最多打下飞机,意淫一下。有了突破之后,欲望就像出笼的野兽一样再也无法控制。我和妖精越来越追求刺激,不停性爱。在厕所,在办公室,在车里……我知道总会出事的,特别是那天在厕所的性爱差点被段蕊发现之后。  妖精对我的想法了如指掌,因为我们在看着偷窥视频做爱的时候,我更加冲动了。我对自己的邪恶思想痛恨不已,毕竟干着一个女人,想着另一个女人,还被发现总是有点不好意思。妖精也明显加大了对我的压榨程度,但奇怪的是我的欲望反而越发强烈了。  妖精和段蕊关系自从那次之后诡异的迅速好了起来,我从妖精的口中也渐渐知道了段蕊的喜好。段蕊通常爱穿粉红色蕾丝内内,爱性幻想。我甚至看到过她在厕所自慰,我把那段视频剪辑下来专门和妖精看着做爱。段蕊的小穴有点黑,但阴唇很厚。而且白带多,淫液也多,高潮后身体反应也很大。我就看到她高潮后整整靠在墙上五六分钟才回过神来。这让我那天兴奋的射了两次精液在妖精的丝袜上,并要求她不许脱掉。一整天我就在想我的精液射在这样的小穴里,会是怎样的情形。  机会总是在不经意的到来。那天我在摄像头里又一次看见段蕊在自慰,我赶紧和妖精一起冲到厕所里。我们的到来让段蕊大惊失色,恰逢公司里就剩下我们三人。我知道在没比这更好的时机了。我不理惊恐的段蕊,迅速的脱掉裤子,露出我的鸡巴。妖精也适时的亲住段蕊的嘴,全面压制了段蕊。在妖精的配合下,我迅速对准位置插进了段蕊还没完全闭合的阴道。哦,这是我第一次强行插入一个女人的阴道,这完全不同于性爱,这是征服的快感。段蕊的阴道温暖而富有褶皱,淫水也非常多。我一边看着妖精和段蕊热吻,一边伸手解开段蕊的胸衣,摸着段蕊的巨大的双乳,使我更加奋力的在段蕊的身上冲刺。迷乱中,妖精掀起了段蕊的衬衫下摆,露出了青涩的鸽乳。这是一对青涩的乳房,不大仅只是一握,富有弹性。两对不一样的乳房让我性欲狂涨,段蕊的阴道也开始配合着我的抽插微微颤抖着蠕动起来。急速上涨的荷尔蒙使我发狂似的全力抱起段蕊使劲顶在墙上开始最后的冲刺。段蕊又不敢呻吟出来,只是死死咬住嘴唇,妖精也配合的开始一边自慰,一边用手指插进我的肛门。哦,我爆发了,狠狠地射进了段蕊的阴道里,段蕊和妖精也同时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的我看着这两个女人,让我迷恋。段蕊的小穴正在强劲的抽搐,白色的精液从她红肿的阴道流出。双眼迷离的段蕊让我忍不住狠狠的抓了抓她的鸽乳,妖精很快从余韵中醒来,把我推出了厕所。  故事本不该如此,我只是一个腼腆的甚至有些胆小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呢?也许是妖精的放纵,是段蕊的淫荡,不这只是一方面。我想我的内心里也许藏着一头猛虎,以前只是被道德伦理所束缚了。那么现在呢,我害怕吗,很害怕,但已经足以让我做出这样的举动。妖精的想法我不能清楚的看明白,挑逗我依然是她的乐趣所在,现在又加上了一个段蕊。不得不说,男女之间的关系一旦突破肉体,也就无所顾忌了。我们之间都有心照不宣的默契,只是炮友关系,没有情感基础。从一个女人到两个女人很快让我感觉力不从心,不是假话。所以她们俩也很有默契,基本上把我分了。一人一天,或者俩人同时榨取我,然后休息一天。我们之间最多的是口交,有需要的时候,发个图片。不是妖精伸出舌头微舔嘴唇,一脸的媚态,就是段蕊淫荡的厕所自拍照,双腿打开,一只手指插进湿润的淫穴里。我从没有试过肛交,不是变态,只是纯粹的好奇。妖精也知道我的想法,但她从来不让我走菊门,顶多是手指插进去。我一直幻想着我的鸡巴插进妖精的屁眼后,她用清冷的眼神,挨操的表情看着我,是怎样的美好。  五一的到来,让我有了难得几天的休息。温柔乡是英雄冢,特别是湿淋淋的淫穴,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都需要短暂的调整。三天的假期,没有性爱,难得的体会。  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妖精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了我一个地址,一个时间。晚上七点半,我来到市郊的别墅群。这是一个相当独立的别墅群,每间别墅都是独立院落,保安也很严密。在我向妖精打过电话后,我进入了社区。按响门铃的那一刻,我还在想有妖精的意图。开门的是一身淡绿色睡裙的段蕊,我可以看出睡裙下什么也没穿,在段蕊为我换鞋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滑进她小巧精致的乳房上。没有看见妖精,让我很奇怪。段蕊一边替我脱鞋,一边已经解开了我的裤子。鸡巴早已充血抬头,段蕊温暖的小手轻轻的抓住鸡巴,拉着我向二楼走去。鸡巴被段蕊抓着,我只得亦步亦趋的跟着上了二楼。这是一间豪华卧室,配有一个超豪华的浴室。妖精只穿着一双肉色丝袜,灯光打在身上竟有一种维纳斯的美感。段蕊放开我的鸡巴,边走变脱衣,打开房间的巨大液晶屏,正放映着我们交欢的视频剪辑。也不知道妖精是怎么拍摄的,鸡巴在淫穴中抽插,体液横流,画面很清晰。三天没有性交的我,欲望被点燃了。冲上去一把抱住妖精,开始在她身上猛亲,段蕊也在我趴在我身后,开始从脖子很有技巧的一路往下打着转啃着。我一路从妖精的脸吻向她的胸,我一直以为段蕊的胸是最让我迷恋的,硕大而富有弹性。从胸到小腹,在到精致的肚脐,我明显觉得妖精已经动情,因为她的双腿已经开始不停的摩擦我的鸡巴,杂乱的阴毛,湿润的暖暖的小穴在召唤我。我不喜欢亲女人的那里,但为了妖精的需要,我还是会做的。明显妖精做了点准备,小穴和阴毛都做了整理清洁,菊花也有一种淡淡的茉莉香味。我奋力伸长舌头,伸进妖精的小穴,里面的液体说不出什么好,但我明显发觉妖精更加兴奋了,连绵不绝的体液更是印证这一点。动情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妖精的双腿将我死死缠住,段蕊的舌头已经开始在我的屁股周围打转。从妖精的小穴离开,我开始吻着妖精的长腿,肉色的丝袜在浸湿了口水之后异常淫靡。妖精不断扭动的屁股也是我明白可以了。我拍了拍段蕊的头,段蕊会意的将妖精的双腿分开举高,看着眼前湿漉漉的淫穴,我也不客气狠狠地用鸡巴插进妖精的阴道里。龟头摩擦嫩肉的快感让我更加用力抽插。我让段蕊趴在我身上,推着我的屁股向前冲刺,妖精的双腿架在我的脖子上。背后的鸽乳不停的摩擦,妖精的红唇呻吟着,眼神仿佛要渗出水来,一对硕乳随着我的用力上下乱动。妖精,我要射给你了。努力冲刺了百十下,我就要发射了。段蕊赶紧抬高我的屁股,把鸡巴从妖精的淫穴里抽出,用手掐住龟头,不让我射,好一阵才抑制住射精的冲动。我不满的转过身来狠狠蹂躏着段蕊的鸽乳。妖精也从床上起来,将我的头埋进她的乳沟里。放弃了对段蕊的蹂躏,我全力和妖精纠缠在一起。段蕊起身拿过一瓶润滑液,抵到妖精手里,妩媚的看了我一眼,慢慢趴在床边,将一对肥臀露在我眼前。淡褐色的菊花明显已经洗浴过了,妖精在我耳边微声说:“便宜你了”。打开润滑液在我的鸡巴和段蕊的菊花口仔细涂抹着,微凉的液体让我鸡巴更加暴涨。扶住段蕊的腰,我将鸡巴慢慢的插进她的直肠。哦,毕竟不是阴道,很紧,很粗糙,很干燥,虽然有润滑液的帮助我也只是勉强将龟头塞进菊花。段蕊也很痛,妖精也不停的亲吻这段蕊,我觉得要不要算了。这时,段蕊扭过头来,冲我微笑,虽然脸上还有泪光。我又奋力插进了一部分,感觉实在没有阴道更好,除了一种心理上的满足。这一番肛交弄得我和段蕊都是痛苦不已,算了还是小穴更适合我。尝试过肛交,我和段蕊明显都不想再试一次。妖精看来也不想试,我们三人暂时休战。豪华浴室的按摩浴缸很好的解除了我们先前的疲劳,刚被肛交弄痛的鸡巴,现在又回复了精神。回到卧室,这次是段蕊主攻,妖精副攻。段蕊的小穴比妖精要湿润的多,里面的褶肉虽然没有妖精多,但也明显很有咬力。刚才在妖精的小穴里我就已经处于快要爆发的状态,一番肛交下来更是憋得难受。这一次和段蕊的快速攻防战在妖精和段蕊的合力下,我很快缴枪投降。缩小的鸡巴从段蕊红肿的阴道滑出,白色的精液也慢慢从阴道流出,在黑色的毛发上流过,真是淫荡极了。妖精明显知道我的兴奋点,小手在我身上几个地方拂过,我的鸡巴又是性趣昂然。把妖精压在段蕊的身上,两个小穴一个微微张开,露出里面兴奋的阴蒂。一个丰腴,一个红润,分开双腿,纠正方向,妖精的小穴流着淫水欢迎我的闯入。没有大开大合的激烈撞击,只有温柔的纠缠,妖精明显感觉我的心情,也小心的配合着身体起伏。身下的段蕊早以翻到一边温柔的抚摸这交配中的两人。这是真正的做爱,我感觉到妖精的需要,?我努力使妖精满足,妖精要温柔的给我力量。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妖精和我同时达到高潮,这是一次灵与肉的交流。我第一次感觉做爱,不是性交,不是交配,更多的是眼神的碰撞,心灵的交欢。那一夜我,妖精段蕊互相抚摸,安抚着做了一夜,不觉得需要忍耐,疲劳,只是想给对方以最大慰藉。也许我可以走进妖精的心里,不再只是单纯的肉体欢爱!完